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体育新闻 健康新闻 法律在线 金融新闻 社会文化 历史咨询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女性生活 时尚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女性生活 >
阅读新闻

阴森]星灵中兴异虫华为

发布日期:2022-01-11 18:36   来源:未知   阅读:

  导读二位曾经的对手凭湖谈往事,饮茶笑人生,仿佛那场旷日持久,堪比母巢之战的通信界大战只是云淡风轻。当岁月卸去了领袖的重担,谁又能知道,这二位曾带领着星灵中兴和异虫华为?

  多年以后,当年事已高的任正非先生靠在椅背上,看着A区碧玉一般的湖面,他的眼中,满是刀锋女王的影子。当年的他,正如刀锋女王一般,带着属于他的虫群,十几万华为员工,在通信的宇宙中奋勇拼杀,虫群所到之处,无不哀鸿遍野,所有友商,无不谈菊花色变。只是物是人非,异虫尚在,但刀锋女王却早已成为传说。他在等一个人,一个在通信界这个宇宙中,曾经可以与他比肩的人。

  侯为贵老爷子虽然已近九十高龄,但精神依旧矍铄,并不需要旁人搀扶。当年他的星灵圣堂武士,是大中华星区唯一一支可以与刀锋女王对抗的力量,最终在和刀锋女王的战争中处于劣势,可能是老爷子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了吧。

  二位曾经的对手凭湖谈往事,饮茶笑人生,仿佛那场旷日持久,堪比母巢之战的通信界大战只是云淡风轻。当岁月卸去了领袖的重担,谁又能知道,这二位曾带领着星灵中兴和异虫华为?

  动视暴雪,哪怕号称全球游戏界的跳票之王,依然有无数的玩家一边骂着一边等着,就因为他的游戏制作精良,剧情跌宕起伏,还有,铁云总能在他的游戏里,看到现实的影子。

  也许是长期在通信业工作的原因,铁云早就想写篇文章,谈谈通信界的两大巨头中兴和华为,只是很长一段时间,连文章的题目都想不出来,只得作罢。

  灵感之所以为灵感,就是因为它来得突然。灵感的突然袭击,加上天梨茶的催化,打下了这篇《星灵中兴,异虫华为》的根基。这篇文章,没有极左极右,有的只是一个独特的视角,和相对公允的评价,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错误和绝对正确,有的只是利大于弊或者弊大于利。

  毕竟,山越大,阴影就越大。两家如此规模的公司,怎么可能全是阳光或者全是黑暗?

  星灵,只是星际争霸游戏里面一个种族的名称,并不自带褒贬,虽然铁云是一名星灵玩家,现实中也是。

  “神之长子”,是《星际争霸》里星灵族对自己的称谓,创立于1985年的中兴通讯,比华为年长三岁,再加上根正苗红的国企背景,在中华通信界被称作神之长子也并不为过。中国政府也对中兴通讯关注有加,李克强总理出访的时候,经常会带上中兴通讯的高层,习大大也为中兴的天机做过广告。只不过跟政府走得近,有时候也会有坏处,今年年初的美国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美国人炒几年前的冷饭,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中兴通讯只是两国之间摩擦的一个着力点而已,不过这同时也暴露出国内通信业的一些深层次问题,看似繁荣,但是却缺少核心技术。但愿我们的星灵和异虫能在这一方面迎头赶上吧。

  了解一点星际争霸故事背景的人都知道,星灵族其实并不是一个统一的种族,他的内部分为很多派系,最正统的“执政党”,应该是圣堂武士,还有其他的派系,比如说塔达林,奈拉其姆,净化者等等。而中兴内部,也口口相传着各种各样的派系,比如说谁是谁的人,谁是谁带进来的,某某子公司是谁的等等。所幸的是,这些派系并没有影响到公司的发展,充其量算是高层之间的一场争权夺利游戏而已,只要下面的兄弟还有在真正做事的,公司都还能向前发展。

  侯为贵老爷子是中兴的教父,就像星灵的塔萨达一样,他统领着整个中兴,各大派系表面上都尊其为领袖,但实际上还是各自为政的多。现在侯老爷子退休了,中兴确实很需要一个年轻的阿塔尼斯,来将中兴的各方面力量真正的拧成一股绳。

  中兴的前端市场人员经常用于自嘲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是国企“,客户有时候嫌中兴效率不高的时候也喜欢带上”国企“二字。国企的身份,是中兴区别于其他通信大厂的最大的特点,国企的特性,有利有弊,就像星灵的卡拉,“神圣的卡拉连接着我们每一个人的思想“,有强大的国家作靠山,对于一个企业而言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体制有时候也会束缚住中兴的手脚,使其在与华为的竞争中处于下风。体制这把双刃剑,估计还会存在很久很久,因为像中兴这样的公司,脱离体制要付出的代价也许真的是不可想象的。

  星灵是分阶层的,圣堂武士阶层和卡莱阶层,中兴也是分阶层的,职员和职工。而且就像卡莱不能变成圣堂武士一样,职工也基本上不能变成职员,差别就在一纸文凭上。其实细细说来,中兴的员工分成几种,有大学本科或以上学历的,一般招进来就是职员编制,如果没有本科或以上学历,根据情况会是职工,海纳,精诚几种编制,职员和非职员待遇差距很大。以扬州的消费水平为例,职员的待遇在扬州基本上是可以过上小康生活的,而非职员的待遇就只能比温饱稍微好一点点了。

  星灵人少,中兴人也少,当然这是相对于华为而言。因为人少,所以很多情况下支撑就显得不足,有的时候一个人走了,他的岗位就空缺着,两个月都没有人补,其实中兴的市场人员单兵作战能力还是很强的,只不过很多情况下双拳不敌四手,连客户有时候都说,你已经很努力了,但是你们的支撑确实弱了点。有华为这个对手作为对比,中兴经常出现的到货不及时,交流没人员,服务跟不上就显得格外刺眼。

  虽然中兴有这么多的不足,但是中兴依然是一个很伟大的公司,他的黑科技之奇特,专利之繁多,就犹如星灵的文明一样璀璨。这个看起来有点土的中兴,就和从上古时代走来的星灵一样,在等待着脱胎换骨的变化。

  异虫,虽然名字不是那么动听悦耳,但是这两个字包含的力量,相信所有玩过星际争霸的玩家都有所了解,更何况,它们的领袖是刀锋女王。

  铁云见过很多写华为和任老先生的书,但是把任正非比喻成刀锋女王,相信铁云是第一个。任正非老先生是华为绝对的精神领袖,他的命令无人可以质疑。华为能够走到今天这样的高度,和任正非的一些关键性的决策是密不可分的。从向IBM学习,到投身企业网,到重用余大嘴拓展终端,华为帝国就这样一大步一大步地开拓了出来。而星际里的刀锋女王,虽然个体实力也非常强大,但是能让异虫统治星区的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刀锋女王极为出色的战略眼光。毕竟谁也不能独自赢下一场战争。

  任正非对员工好不好,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是刀锋女王对她统帅的异虫好不好呢?想清楚这个问题,自然就可以回答上面的问题了。刀锋女王会带领她的虫群获得大量的原质,满足他们进化的需求,但同时,刀锋女王绝对不会去关心每一个异虫,她只会关心几个拥有巢群的虫后。华为也是这个道理。在华为,你能获得很高的收入,但是其他的需求,华为是不会关心的,这就是华为三字真言“忍狠滚”的来历。想在华为挣钱,那么就要做好接受各种非人性化规定的心理准备。传说中马云说过,员工离职原因只有两个,一,钱没给够,二,干得不爽。在华为,第一条基本上不会出现,离职的大多数是因为第二条。

  就像中国的专政和西方的民主一样,两种制度实际上说不出谁好谁坏,但有一点,民主制度的效率一般要比专政低,这就是为什么华为的战斗力如此之强。刀锋女王一声令下,十几万华为员工直奔一个目标而去,试问有几个公司能做到这一点?

  现在的中国通信业,还处在星际争霸母巢之战的时期,所以这时候的刀锋女王,是没有朋友的,而现在的华为,也是没有朋友的。有一种说法,说华为是“黑寡妇”,没有什么公司能够和华为长期合作。这是由华为的企业文化所决定的。在华为内部,对业绩的考核已经近乎变态。其实通信界的人都知道,运营商市场目前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根本不能继续高速增长了,但是华为依然给每个办事处下达增长指标,不管能否完成,指标必须要接。这种变态的指标下,华为就不得不去对其他厂家发起进攻。一个侵略性太强的公司,一个不懂得市场共生,份额平衡的公司,是不可能有伙伴的。而对于合作方,华为的压榨也很厉害,就像对自己的员工一样,所以合作方大多跟华为也是纯粹的金钱关系,不会真正的成为什么伙伴,或者说,刀锋女王也不需要自己控制不了的“伙伴”。

  只是,盛极必衰的道理,相信任老先生也明白,任何一家公司都避免不了起起落落,像IBM这样的,下滑之后还能再站起来,而很多公司下滑了之后就再也没能站起来。如果说未来的十年之内,华为也必将经历一次下滑,不知道我们的刀锋女王,或者说什么新的领袖还能不能再把华为带回一个新的巅峰,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为一个异虫和星灵的混合体,《星际争霸》里最强大的生物类别,铁云当然要来对比一下两家的优劣势了。

  异虫由于它的基地就是它的兵营,所以异虫基本上都会选择多开分矿,钱自然就很多,而星灵,在我印象中从来就没有很有钱的时候。当然,曾经有一段时间,华为和中兴的收入水平差距并没有那么大,但是自从华为终端突飞猛进之后,收入的差距就不能同日而语了。目前华为16级员工的收入普遍达到了20K+,而中兴员工的收入只有其一半多一点,再加上年终奖巨大的差距,税前收入的差距真的能达到三倍。税后收入差距应该也有两倍多了。相比之下,中兴的优势就在于相对的稳定。大多数人都是本省的员工,这样对家庭确实有好处,而且如果不是在北上广或者那些房价高烧的二线城市,中兴的收入也相对还可以。华为的工作,牺牲的是家庭,一般华为家属全职太太比较多,而中兴的工作则不需要这样,家属可以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所以如果算家庭收入,应该差距就没那么大了。当然这也不绝对,只是针对一般情况而言。

  除去钱的问题,我们在星际争霸剧情里感受到最多的,应该就是异虫的高效和星灵最高议会的傲慢。确实,华为在任老先生的带领下,绝对可以说是中国制造界无出其右的标杆。华为的高效令人咋舌,从客户响应速度,到供应链,生产,乃至内部流程,你无法想象一个别的超过万人的大公司能够达到这样的效率,何况华为有接近二十万人。之前铁云曾经抱怨过后端响应速度太慢,现在再回头看看,真是抱怨错了。华为的后端是为市场服务的,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因为这一点是在刀锋女王的监督下执行的。这个原则,加上华为强大的后端实力,是华为能够居于世界之巅最有力的保障。

  相比之下,星灵最高议会的傲慢在中兴就体现得淋漓尽致。商务科的兄弟们总是讲,没办法,供应链是大爷,研发是大爷,产品线是大爷,统统都是大爷。在前端最需要什么产品的时候,他们不能尽快尽力生产,等这个产品最好的时机过去了,又要求前端去卖这个产品的库存。事实上,倘使中兴也能有华为这样的高效,中兴绝对不会被甩开这么远,因为如铁云所见,华为也经常会犯错误,也会打盹,但可惜的是这样一次次的机会,铁云竟没有见到中兴抓住过一次。

  当然了,无论异虫多么疯狂的进攻,都无法彻底摧毁神之长子,因为神之长子的背后是异虫也挑战不了的神,中国政府。只要造物之神不放弃星灵,星灵就不会失败。

  如果放任星灵被异虫消灭会怎么样?泽拉图在《自由之翼》中早有预言:异虫消灭了星灵,然后异虫也会被消灭,整个宇宙将不复存在。因为任何市场,都不能允许一家独大,如果华为消灭了中兴,那么一家独大的华为将会失去竞争所带来的动力,将会被外来者或者新兴者击败。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就是这个道理。

  如果一个老板跟你说,我们跟华为的文化很像,请立刻让他滚,因为他百分之百只学到了华为的缺点。华为的优点和核心竞争力,哪怕华为的专家可以很大方的全盘托出,那些老板也学不会,或者,根本不愿意去学。

  华为是一个极端的公司,他会用高压把员工压得喘不过气来,甚至有一段时间还出现连环跳楼猝死的事件,他从来就没有遵守过所谓的劳动法,通过奋斗者协议让员工“自愿放弃年休假,自愿加班”,他是一座不折不扣的血汗工厂,但是在这里倾撒的每一滴血汗,都有对应的金钱作为回报。

  华为不喜欢有自主意识的员工,很多主管对下属的要求就是服从,或者他们叫“执行力”,因为华为确实不需要基层员工有太多的自主意识,他需要的,只是一个螺丝钉,但是华为能这么做的前提是,他们的领袖和刀锋女王一样,是一个绝对的战术大师,决策果断,而且正确率非常高。

  华为的“狼性文化”,包括但不限于去客户处死缠烂打,千方百计地想侵占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等等。实际上任老先生从来就没有提过狼性文化,这都是作家和记者们给华为按上去的,而且这种文化的本质也早已被现在的华为人扭曲,原来指的是“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现在变成了不择手段去完成公司下达的不切实际的任务和目标。但是华为可以这么做,因为他在运营商早就可以做到店大欺客,现在在终端市场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了。刀锋女王的十二级灵能波动,连造物之神萨尔那加也要怕他三分啊。

  各位有没有发现,这三段话的前半段,都是老板所喜欢的,员工能超负荷加班,服从于公司或者老板个人的意志,不择手段地去完成公司下达的不切实际的目标,但是这些老板却有意或者无意地忽略了后半段,第一,钱给够了吗?刀锋女王团结虫群,靠的可是虫群最喜欢的原质,而不是什么“奋斗者协议”;第二,老板水平行不行?毕竟刀锋女王只有一个,有任老先生这样水平的企业经营者,估计全国也找不出很多吧,水平不行还拖累愿意思考有才能的员工,这样的企业根本就不值得为他付出;第三,公司品牌和实力如何?华为现在的狼性是建立在巨大的占有率的基础上的,无论是运营商还是终端渠道都不敢和华为翻脸,但是一个实力平平的公司,学着华为不择手段地去做事,很快就会被客户以及同行扫地出门,永世不得翻身。萨尔那加拿刀锋女王没办法,难道还拿一个小机枪兵没办法?

  一个老板,如果是无意地忽略这些,只能说明他蠢,这样的公司实在没什么大的发展,如果是有意忽略这些,那这样的公司就更去不得,老板是故意来压榨员工的。当然,还有公司学习华为搞异地化,铁云看来,那就是个笑话。工资还没有中兴高,还敢搞异地化?这样的公司,要么沦为行业的培训学校,要么就是个既得利益者根深蒂固的公司,一些主要的既得利益者分配好利益,然后给一些钱,雇一批人来把事情做了。

  实际上华为还有很多的东西,是其他公司学习不来的。所以说一家公司,与其“崇拜”华为,复制华为文化的皮毛,实际上复制的还都是缺点,还不如走出属于自己的一条路出来,那样的话,公司没有包袱,也不用活在华为的阴影之下,反而更加轻松。如果用一句话来打消其他公司向华为学习的念头,那就是:

  《星际争霸》的后续情节是这样的:刀锋女王被神器净化,新的原生刀锋女王重新统一了虫群,虫群开始相信泽拉图的预言,转而和星灵合作对抗埃蒙,最终异虫和星灵战胜埃蒙,使得宇宙免遭毁灭。

  而事实上,未来几十年,中兴和华为真的可能像《星际争霸》的故事情节一样发展。

  任老先生的身体确实不允许他再执掌华为很多年,不管是谁接班,他也只能说是坐在刀锋女王位置上的原生刀锋女王,势必会有所改变。

  泽拉图的预言,就是华为不可能彻底消灭包括中兴在内的其他竞争对手,从而实现一家独大。随着华为在各个业务上逐渐进入瓶颈期乃至衰退期,华为的高层迟早会意识到这个问题。

  其实刀锋女王早就意识到埃蒙的存在,对于中国通信界而言,埃蒙就是美国通信界乃至美国政府。实际上正是欧美启蒙并推动了中国的通信业的发展,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已经拥有中兴和华为两家巨头,在通信设备整机制造业上,中国已经可以在国际市场上和欧美扳手腕,还屡次胜出,但是就像埃蒙可以通过卡拉控制星灵,也可以通过主宰来控制虫群一样,美国人目前还是可以通过核心的芯片技术来卡住中兴和华为的脖子,前段时间中兴遭遇的美国事件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虽然警报已经暂时解除,但海思和中兴微电子要知耻后勇,为中国通信业真正不受制于人而奋斗。

  至于两个种族,今后的冲突会越来越少,毕竟星灵和异虫的争夺焦点,也就是艾尔行星了。虫群会不断进化,星灵的大主教会去团结更多的力量。而两家公司今后的发展策略上,也是侧重点不同的。华为会专注于三大BG的产品研发,坚持做一流的通信解决方案供应商,做好自己的设备,而中兴会发展更多的新兴行业,比如智慧城市,智能家居,智能穿戴,新能源等等,一个深耕,一个开源,两家公司以后的冲突会越来越少,在某些领域甚至还会有合作的机会。两家公司除了在运营商市场还是水火不容,在其他广阔的领域里,可能真的不会有太多的冲突了。

  也许携手进入美国市场对于两家公司而言,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因为要实现这个愿景需要付出的努力实在太多,首先,要在核心的芯片技术上摆脱美国人的制约,其次,还要挫败美国政府的阻挠,但是铁云相信,每一个通信人,都在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都愿意为了这个愿景付出自己的努力,那就请一步一个脚印,共同前行。

  中华五千年的辉煌,在满清的闭关锁国政策下戛然而止,又在鸦片战争的枪炮声中,写下了近代一百四十年的屈辱。

  当国门重新开放,侯为贵和任正非两位先辈白手起家,先后在深圳建立了星灵中兴和异虫华为。

  因为他们的努力,因为所有通信人的努力,中华的通信制造业走到了世界的前列。中兴和华为的高管,也成为了随国家领导人出访的常客。

  通信制造业,只是中华崛起的一个缩影,所有在近代的屈辱中失去的东西,将会被重建,将会被夺回。

  关注佰佬荟佰佬荟是集IT、投资、金融、汽车及地产等众多行业的跨界平台平台规模数十万人涵盖业内知名专家大佬数百名每工作日赠书活动每周五经典行业内容分享佰佬荟粹,做最专业的跨界互联平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体育新闻   健康新闻   法律在线   金融新闻   社会文化   历史咨询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女性生活   时尚新闻  
Power by DedeCms